亚搏娱乐网站-妈妈是军人:“不能陪我看雪,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”

临走前,7岁的女儿哭着抱着吴娅利

(健康时报记者 张赫)“妈妈是军人,有需要就要上!”除夕夜当天,陆军军医大学吴娅利抱着搂紧自己的女儿说,你知道的,妈妈是军人,也一直是你的骄傲,和爸爸在家等妈妈回来好吗?7岁的女儿一边哭一边撒开了手说,妈妈,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。

当军人的妈妈,是个经常“说话不算数”的大人

吴娅利一家早就和同学一家商量好,过了除夕就带着孩子,一起去哈尔滨看雪。没想到去武汉支援的指令来的那么快,在孩子的心里,吴娅利经常被认定是说话不算数的大人。而自从女儿懂事的这几年里,每每和同学说起自己的妈妈,她都会很会骄傲的说,我的妈妈是个军人,她很酷。

“军令如山,没有犹豫,更不能有儿女情长。”2020年1月24日下午两点,正在医院加班的吴娅利接到紧急通知,要在陆军军医大学的3个附属医院积极抽调150位工作人员奔赴武汉。作为陆军军医大学教务处的副处长,吴娅利要参与抽调工作的全部统筹。

“看了一眼时间,距离机场集合还有三小时,我马上给带着女儿在长辈家包饺子等我过除夕的丈夫打电话,让他带着女儿往家赶,说不定还能见上一面!”吴娅利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“自从非典,再到地震,或者是埃博拉病毒,只要需要支援,军人从来都是第一梯队 ,最早去最晚回。”吴娅利说,尽管女儿知道妈妈随时有可能去“战场”,但是回家路上、着急见她最后一面的路上,还是哭了。

“回到家后,女儿直奔主卧跑过去,推开门看见我不在,急匆匆跑出来,看见我刚在卫生间洗漱出来,一把把我抱住哇哇的哭了起来。”吴娅利回忆,那天女儿反复的问着,妈妈你是真要走了吗?妈妈说话不算数,说好带我去哈尔滨去看雪的……

在疫情刚刚又爆发趋势的时候,她就每天不经意间给女儿“打预防针”,她告诉女儿,妈妈是军人,国家危难的时候,军人的职责就是保护国家和人民。

临行前和在丈夫拥抱告别

“有需要,就要上”,军人妈妈去了最危重的区域

“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,有需要,就要上,这是军人的天职。”面对哭着不撒手的女儿,吴娅利不断看着时间吗,最后还是把女儿塞到了爸爸的怀里,她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当时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念头,在她的背后不仅仅是几千个患者的等待,更是看到军队抵达时,疫区人民的安心。

经过2个多小时的飞行,陆军军医大学三所附属医院的150位专家在晚上11点半抵达了武汉。

“在机场集合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,但是一下飞机,所有人都立马精神了,我们知道,不管前面是条什么样的路,我们都要对得起身上的军装。”在抵达武汉的第二天,陆军军医大学三所附属医院接管金银潭医院的“红区”,吴娅利告诉记者,在疫区,红线区,红区即污染区,是直接接触感染患者的区域。

对于一支有着“抗非”、抗震救灾、抗击埃博拉等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经验的队伍而言,时间就是生命。抵达武汉当天凌晨 2点,全部医护人员办理完入驻,直奔将要对接的金银潭医院部署工作,未来的“战斗”中,陆军军医大学医护人员将要接管这所医院里最危重的患者。

陆军军医大学部分医疗队集合合影

女儿说:妈妈准备的礼物,要等她自己回来亲手拆

“凌晨3点休息,6点起来直奔金银潭。”吴娅利说,所有人都没觉得累,因为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有多重大。在抵达武汉的第二天,吴娅利顾不上接家人的一个电话。

“因为是新年第一天,我趁着吃盒饭的时间给丈夫回话,告诉他替我转交提前给女儿准备的新年礼物,是女儿最喜欢的世界各地城市纪念币。”吴娅利说,但没想到女儿拒绝了,她一本正经的说,妈妈,你送给我的礼物,要等你回来亲自替我拆。”

离别的时候没哭,通宵工作的时候没哭,听到女儿这句话的时候,吴娅利哭着出来,当记者问到“选择”这个话题的时候,吴娅利毫不犹豫的说,工作需要,该放下,就要放下。

提及家人对军人职业的理解,吴娅利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也是一名军人,在得知自己除夕夜要奉命去武汉的时候,第一反应就是告诉她:“军令如山,你去吧,家里有我。”

今天已经是陆军军医大学奔赴武汉的第4天,吴娅利说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。答应带女儿去看雪没有做到,平安回来一定要“说话算数”。

Posted in 亚搏彩票手机版客户端